恒康炒股配资平台

恒康炒股配资平台

分类:游戏 大小:未知 人气:1
嘉美包装“杀猪盘”迷雾拨开!证监会5月21日消息恒康炒股配资平台,证监会会同公安机关查获一起利用股市“黑嘴”操纵市场的重大案件。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郑某及其团伙与配资中介合...

嘉美包装“杀猪盘”迷雾拨开!

证监会5月21日消息恒康炒股配资平台,证监会会同公安机关查获一起利用股市“黑嘴”操纵市场的重大案件。

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郑某及其团伙与配资中介合谋恒康炒股配资平台,借入近4亿元资金和80余个证券账户,以连续交易、对倒等方式大幅拉抬嘉美包装股票价格,并伙同股市“黑嘴”,利用直播间、微信群诱骗投资者高价买入接盘,其反向卖出非法获利数千万元,涉嫌操纵市场、非法经营等违法犯罪。证监会于近期配合公安机关将郑某团伙23名主要成员抓捕归案。

监管部门持续释放“零容忍”信号。证监会强调,将深化与公安司法机关的执法协作,严厉打击操纵市场、股市“黑嘴”等市场欺诈行为,持续塑造市场良好生态。

私募、配资合谋

伙同“黑嘴”非法获利

嘉美包装“杀猪盘”过程触目惊心。去年9月9日,嘉美包装上演“天地板”,当日开盘后,“嘉美包装”股价迅速拉升,一度触及涨停价13.19元,随后股价持续下跌,最终以跌停价10.80元收盘,振幅高达20.02%,换手率达69.36%。此后该股票连续3日跌停,距9月9日股价最高点累计下跌达58.75%,投资者损失巨大。

有投资者反映,该股存在网络直播荐股陷阱,是个典型“杀猪盘”。

来源恒康炒股配资平台:Wind

东方财富网股吧有投资者发帖称,“被一个叫王斌的坑了!直播骗进来,高位接盘!”

来源恒康炒股配资平台:股吧

还有投资者说是被“老马”给骗了。

恒康炒股配资平台

来源:股吧

从股吧的发帖情况来看,有人涉嫌通过直播间、微信群等多个网络社交平台“套路”投资者。而且投资者跟风接盘“抬轿子”之后,就会被踢出群。

来源:股吧

去年9月9日,一段举报网络直播荐股陷阱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从视频内容来看,一名疑似授课炒股的“老师”正在给观众直播,极力推荐嘉美包装,其间股价一度上涨3%,这位“老师”仍然在鼓励直接抢筹,一直在强调“抢”,并称“现在进去连续3天3个板”。最终,听信了“老师”推荐的股民成了“庄家”的接盘侠。

中证君下载上述呱呱财经APP,打开搜索与“欢水”相关的直播间,发现均已关闭。

来源:呱呱财经

嘉美包装于去年9月11日发布了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多位投资者反映,市场上存在有人利用微信群、直播等方式向股民推荐买入本公司股票的情形。经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自查,各方均未参与策划该类活动,也从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该类活动,各方均与该类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据了解,郑某控制使用配资公司为其提供的近4亿元资金和80余个证券账户,于2020年8月初至2020年9月初,利用资金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嘉美包装”股票。建仓拉升阶段,该账户组持股数量迅速增加,占当时该股流通股比例超40%,“嘉美包装”股价涨幅达42.06%。

2020年9月9日出货阶段,郑某勾结“股市黑嘴”,由“黑嘴”在直播间大肆鼓动散户买入,成交金额占当日该股市场成交额58.82%。此举导致“嘉美包装”当日股价上演“天地板”,开盘后股价迅速拉升一度触及涨停,随后股价持续下跌,最终以跌停收盘。经初步测算,该案违法获利金额达5000余万元。

郑某作为操盘方负责股票选取,下达操作指令。“股市黑嘴”负责出货,按成交金额10%收取报酬。为出货“嘉美包装”,郑某支付给“股市黑嘴”上千万元作为报酬。

2020年9月25日,证监会会同公安部门近百名干警同时进场,一举捣毁配资公司操盘窝点,成功抓获该公司十多名主要成员。2020年10月15日,操纵“嘉美包装”股票的操盘方郑某等主犯落网。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传统“黑嘴”进一步演化新的违法形态,即股市“黑嘴”与操纵团伙“合流”,运用手机直播等新型互联网技术,非法开展配资、荐股、“杀猪盘”等活动,诱导投资者买入股票的同时伺机卖出获利。这类股市“黑嘴”操纵市场案件呈现出主体身份复杂、行为方式隐蔽、手段方式多样、违法构成多元竞合等新特征,查处难度进一步加大。

监管部门表示,将完善与公安机关在联合办案方面的执法协作,强化刑事打击力度,提升执法威慑。

警惕操纵市场三大“套路”

近期,被监管部门查处的操纵市场案件明显增多。

证监会日前披露的一份《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显示,牛散景华涉嫌操纵“仁东控股”,证监会拟对其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前,牛散江丽芬操纵“姚记扑克”等8只股票被广东证监局罚没逾2221万元。

针对近期有媒体报道某微博大V爆料某上市公司与盘方合谋进行市值管理、“坐庄赖账”等情况,证监会表示,对于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证监会始终秉持“零容忍”态度,依法予以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

事实上,证监会始终将操纵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列为稽查执法打击的重点,2020年以来,累计对65起涉嫌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操纵市场行为,有如下三大“套路”。

一是实际控制人伙同市场机构操纵公司股票。如凯瑞德操纵市场案中,凯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吴联模在2015年至2016年配资14亿余元,炒作“凯瑞德”股价恒康炒股配资平台;同时操控上市公司利好信息发布节奏影响股价,非法获利8500余万元,被处罚没款5.1亿余元。邓迪操纵市场案中,新三板挂牌公司太一云实际控制人邓迪利用自己名下账户,与关联的多个账户共同持续、频繁、高价买入股票,拉抬并维持股价,被处罚没款300万元。此外,恺英网络(维权)操纵市场案中,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操纵市场获刑五年六个月。

二是有组织团伙与配资中介合谋操纵股价。如罗山东操纵市场案中,2016至2018年,罗山东团伙与场外配资中介人员龚世威等人合谋操纵迪贝电气等8只股票,获利4亿余元。证监会与公安机关合力破获该案,2019年12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31人作出一审有罪判决,其中罗山东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证监会2021年第一号罚单熊模昌操纵市场案中,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华平股份股东熊模昌与配资方吴国荣合谋,控制196个证券账户,通过连续交易等方式操纵“华平股份”价格,虽亏损3亿余元仍被证监会罚款390万元。

三是操纵团伙利用网站、直播间非法荐股,诱骗投资者接盘。上述郑某操纵嘉美包装案即为典型案例之一。此外,吴某某操纵市场案中,吴某某团伙于2016年起利用新加坡等境外网络服务器开设多个网站推荐“盘后票”,该团伙提前通过私募机构、场外配资大量买入相关股票,引诱散户买入的同时卖出获利。2019年3月,证监会联合公安机构将该团伙主要成员抓捕归案。2020年8月,该案由金华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近年来,证监会始终对操纵市场保持高压执法态势,多次开展专项执法工作,加强对案件线索的筛查分析,提升线索发现精准度、及时性,集中力量重点打击“炒新”“炒小”“炒差”等严重干扰市场秩序恶性操纵市场性行为。

强化立体追责

结合监管部门对上述市场操纵案件的处罚情况来看,行政处罚并不是案件查处的终点,多数操纵市场行为还将面临民事赔偿和刑事追责。

以操纵恒康医疗股票案为例,近期四川高院对投服中心提起的全国首例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支持诉讼——原告杨某诉阙某等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一审被告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这是1999年《证券法》颁布以来,全国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件中第一单投资者胜诉的判决,实现了操纵市场民事赔偿实务领域“零的突破”。2017年8月,证监会就蝶彩资产、谢风华与阙某合谋操纵恒康医疗股票案作出了行政处罚,当事人被罚没逾1.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新证券法、刑法修正案(十一)均大幅提高了针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的处罚力度。

新证券法明确了操纵市场的8种手段。